税率下调,对有色行业及铝产业链有何影响?  

税率下调,对有色行业及铝产业链有何影响?
 

3月5日,总理在两会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深化增值税改革,今年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税率降至13%,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

从4月1日起,我国增值税率下调政策将正式实施,生产制造业的增值税税率由16%降至13%。减税新政策一出,瞬间引起了相关行业的热议,今年两会的减税降费“大礼包”是继去年的减税政策之后的又一次减税降费,此次下调增值税率,将对有色行业盈利产生影响,国内定价的金属品种矿业企业和新材料企业或受益。

冶炼加工业

采用固定金额或固定比例的冶炼费或加工费定价模式,对企业盈利无影响冶炼加工类企业的定价模式往往是采用固定金额或固定比例的冶炼费或加工费模式,剔除库存因价格波动因素对利润的影响,企业吨加工利润或利润率比较固定,因此增值税率下调对冶炼加工类企业的盈利无影响。

矿企业

对于国内定价的金属:矿产品的定价以国内资讯网站报价为基准,具体以企业价格商谈为主,由于国内定价的金属多为中国独有的稀缺资源,矿业企业议价能力相对较强,因此如果增值税率下调3个百分点,企业销售收入将提升2.65%(1.16/1.13-1);同时假设含增值税的采购价格不变、可获得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成本占营业成本比重约20%(矿业公司成本端可抵扣增值税项往往较少),成本端将提升0.53%,企业整体毛利将得到明显提升。

对于国际定价的金属:国内增值税率的下调对矿业公司记入营业收入的售价没有影响;同时采购的成本端可抵扣的增值税额较少,如果含增值税的采购价格因增值税率下调而进行相应的下降,则企业成本端也没有变化,因此增值税率下调对国际定价的金属品种企业盈利影响甚微。

新材料企业

产品附加值高,议价能力强,新材料企业或明显受益对于新材料企业来讲,其技术含量较高,在上下游产业链中具有较强的议价能力,其产品含增值税的售价可以维持不变,因此增值税率下调有利于其收入端的提升;同时,其主要成本端原材料成本多为有色金属标准品,采购价格参照交易所价格制定,增值税率下调对其原材料成本无影响。因此,新材料企业或将明显受益。

具体到铝产业链上,增值税下调对铝行业不同环节的经营利润(成本)影响如下:

上游矿石采选

上游矿石采选毛利率较高,成本中不含税部分与含税部分相当,含税部分包括能源、选矿辅料、运输服务等,其他多为不含税部分,如人工、资源税、折旧等,由于抵扣增值税需要有正规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开进来,考虑到采矿业不可抵扣较多,本身利润较高,所以增值税的下调对采矿业利润提高有限。

中下游氧化铝、电解铝、铝加工

中游领域成本中含税部分比例较高,基本上可以达到80%以上,进项原材料等可抵扣较多,所以增值税下调对企业利润提升较高。下游加工行业主要成本也是原材料,特别是中低端加工产品原材料成本甚至在90%以上,下调增值税对加工行业利润提升也比较大。此外,由于中下游毛利较低,降税对企业利润提高弹性较大。

铝进出口方面

铝材进口因增值税下调,导致含税价格下降,有利于进口,不过进口铝材与国产铝材竞争不多,增值税下调对能降低进口铝材成本,铝材进口规模相对较小,对国内铝材供需影响不大,可能集中于某些特种铝材方面。

不过,增值税下调对废铝进口影响较大,一方面国内部分废铝是不含税的,增值税下调降低了税差,有利降低企业成本,另一方面,进口废铝成本下降,有利于增加进口。

出口方面,考虑到目前出口铝板带退税率在13%,铝箔16%,增值税下调后,原16%税率必然下调至13%,至于13%的部分是否调整有待观察。回顾去年情况,由于降税仅有一个点,增值税仍然普遍高于商品出口退税,而本轮降税大多数出口退税持平增值税甚至低于增值税,因此我们认为出口退税将同步增值税下调。若铝板带保持13%出口退税不变,则我们的出口比较优势有所提高,低端铝材出口空间扩大,有利于出口需求扩大。考虑到去年在降税后,仍然提高了部分出口产品的退税率,我们认为如果调整退税率,铝板带出口退税大概率会高于10%,即退税税差小于当前3%,有利于铝板带出口。

对产品价格影响

矿石价格方面,尽管国产矿石市场是卖方市场,但矿石报价主要以不含税报价,因此增值税下调,矿石含税价格将等比例下调,即山西地区铝硅比5.0的矿石500元/吨不含税到厂,含税成本价格将从625元/吨降至610元/吨,同比下降15元/吨,折合吨氧化铝成本下降33-37.5元/吨,缓解氧化铝厂成本压力。

进口矿石方面,进口矿石报价主要以FOB报价,不含税与国产矿石类似,增值税下调将降低山东等地区进口矿石成本,成本下降与国内矿石基本类似。

氧化铝价格方面,氧化铝报价以现货成交报价,三网报价都是含税价,回顾去年5月三网报价,没有因增值税下调导致报价明显跟随下调的情况,据此观察增值税下调对氧化铝价格取决于时点市场状况。不过氧化铝市场长期处于卖方市场,电解铝厂长单价格仍将执行三网报价,增值税下调对现货采购价格的影响空间取决于市场博弈,且当前市场处于下行阶段,贸易商观望情绪较浓,资金套利空间小,氧化铝价格恐难立即因降税推动价格下调,但经过长期市场博弈后,价格将体现出增值税下调的利好。

进口氧化铝市场主要由贸易商主导,考虑到国内氧化铝市场交易不连续的特点,若减税时点内外氧化铝价格基本持平,将触发进口贸易商套利,降低进口氧化铝报价。不过目前澳洲FOB仍高达390美元/吨(折合13%含税价至少2950元/吨),相比国内高出不少,降税能提高进口氧化铝价格优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比较优势很快将消失,考虑当前内外价差过大,减税后进口氧化铝对国内氧化铝供需基本没有影响,至少冶金级氧化铝市场没有影响。

出口氧化铝市场,由于进口比价太低,反过来这出口比价较为合适。以今日澳洲离岸氧化铝396美元/吨,汇率6.72折合人民币约2660元/吨,但氧化铝没有出口退税,目前观察即便降税至13%,按照山东、广西地区三网均价2750元/吨测算降税后理论价格将到2687元/吨,降税后价格基本接近澳洲离岸价格,若国内氧化铝继续下调、海外氧化铝价格上涨,则有可能打开出口窗口。

电解铝价格也是含税报价,与氧化铝类似,但铝锭交易活跃,且有期货市场跨期套利,减税时间确认后,远期铝锭价格将立即下调,下调幅度参考跨期价差变化。当前电解铝供应偏过剩,价格相对低迷,降税对铝价相对偏利空,减税可能大幅部分让利于下游。

能源成本,铝行业用能源主要包括煤炭(自备电)、网电、天然气、煤气,分行业来看。

氧化铝行业用能源费用主要在天然气、煤气、煤炭,绝大多数氧化铝厂都有自发电,采购网电量较小。天然气价格为政府指导价,价格下调一般等到政策落地后几个月才能执行,考虑到政府对制造业支持氛围较强,预计降税将绝大部分减税释放给企业,即10%含税价降至9%含税价。

其次是自备电煤炭成本,煤炭成本一般占发电成本6-7成,另外一部分是设备折旧,这部分基本不可抵扣。由于煤炭市场仍然处于卖方市场,且煤炭到厂价一般包括坑口价+运费,运价通常占比比较高,有的甚至超过高达一半,而运输服务仅10%降至9%,因此,煤炭到厂价能降的空间并不大,自备电厂享受到降税利好空间没有那么大。

相对而言,采用网电企业享受降税利好可能就更少了,上网电价、购电都是政策电,涉及发电企业、电网、用户,而用户端往往为弱势,增值税下调迫使电价下调难度较大,且由于煤炭成本居高不下,若无政策推动,直购电价格下调恐怕得下一轮购电协议。

综合观察,增值税下调,对氧化铝厂经营利润改善高于电解铝厂,主要是氧化铝厂矿石采购是不含税报价,而其他原辅料在产业链中议价能力相对较强;相比而言电解铝厂,网电企业用电成本取决于电价改革,跟增值税下调关联度不大,自备电受益相对高;而其氧化铝价格必须经过较长时间市场博弈。对于煤炭、矿石采选来看,其本身盈利空间较高,增值税下调利好弹性不大;另外对于铝行业运输来看,长距离以铁路运输为主,运价下调取决于铁道部;公路运输成本降幅会比较明显。铝加工方面,由于增值税下调,将显著降低企业经营成本。

(来源:铝道网)

和我们联系(*)为必填项目